購物車 0

45歲從零基礎開始,羽柔的鋼琴手之路

今天故事的主角換人當,她的名字叫羽柔,羽柔從小就很喜歡鋼琴的聲音,但她捨不得讓爸媽花錢,只能期許自己,長大以後自己賺錢學鋼琴。

長大以後,每次聽到有人彈琴,都會有想要學琴的念頭。

但一想到一台鋼琴7~8萬,每個月的學費也是固定開銷,最後想一想之後,就一定會放棄。

事實上,她不是真的沒有辦法撥出一筆學鋼琴的經費,真正讓她裹足不前的主因是,她覺得自己年紀大了,已經做不到了。

所以她一直都把學鋼琴的錢省下來,花在別的東西上面,一直到45歲那年,她一個不小心誤入歧途,做了一件她原以為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做的事。

那一天,她看到孟儒老師的粉絲專頁,看完之後,她感受到渾身熱血沸騰,立刻私訊孟儒老師:

「孟儒老師!我是個45歲的大嬸,完全零基礎,五線譜不會看,手指也不怎麼靈活,這樣可以學嗎?」

經過幾個成人初學者摧殘過之後,本來心想:「應該又要收到一個不看五線譜,不學拍子怎麼數,直接學《夢中的婚禮》的。」

但因為那時候剛成立工作室,非常需要這份收入,所以只好選擇接下這個我完全沒有把握教好的學生。

我告訴她:「我不知道能不能滿足妳的學習需求,但我願意盡力試試看。」

但這她跟前面的學生不太一樣的地方是,她沒有指定我要怎麼教,也沒有指定我要教什麼。

她是我第一個完全執政的成人初學者。

我在音樂教室教小朋友的時候,教材世界觀長這樣:

現在被我們放在LV2的《好連得》和《拜爾》兩套教材,其實就是我以前教小朋友的LV1。

小朋友上我的鋼琴課,就是從《好連得》和《拜爾》學起。

妳們如果上過我們現在的課程,一定會覺得很不可思議,一開始就教《好連得》跟《拜爾》,小朋友有辦法吞得下去嗎?

其實現在回想起來,答案是:

No!

所以那時候,才要一直跟學生家長講:「前半年會很痛苦!妳們要堅持住!熬過這半年!就可以開始快樂學習了!」

說實話,我在音樂教室,只是跟其他老師比起來,相對比較不痛苦而已。

但「前半年很痛苦」這一點,是我自己無法超越自己的。

羽柔學姊讓我完全執政,讓我來設計她鋼琴課要上的東西,老實說,我是很心虛的。

她如果跟以前那些要學《給愛麗絲》,不學看五線譜的學生一樣,指定我要怎麼教的話,她們學不會,自己要負責。

如果交給我完全執政,我就要完全負責了。

我那時候,沒有把《好連得》跟《拜爾》拿出來,因為我知道要求一個成人初學者「撐過很痛苦的前半年」,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。

那有沒有其他老師怎麼教成人初學者,可以拿來參考的?

教成人初學者,最最最主流的教法,就是被台灣人取名叫「爵士鋼琴」的速成班。

這個選項我也曾經考慮過,但後來沒有這樣教。

因為以前在音樂教室的時候,老闆就是教這個的。

這是一個只看「招不招得到學生」,完全不看「教不教得會」的教學方式。

這個學習方式,還沒開始學之前,會覺得廣告詞聽起來很吸引人。

例如:三個月學會一首流行歌、三個月學會自彈自唱。

這種學習方式,就很像一個廣告標題寫著「一個月瘦10公斤,三個月爆瘦30公斤」,但是沒有告訴妳,要怎麼執行?

等妳花錢之後,就弄一個完全不可行的飲食跟運動計畫給妳,做不到是妳家的事。

以前在音樂教室的時候,看著老闆的學生,學完三個月,就已經在學正常人差不多三年才可以彈的東西。

她們是完全是在苦練,完全不是那種「享受輕鬆自在演奏」的感覺,用比較專業的術語,她們已經完全處於「焦慮區」,不在「心流區」。

所以這個教法,也被我刪掉了。

誠實告訴妳前半年會很痛苦的「古典鋼琴」就像是個「真小人」,騙妳只要三個月就會很快樂的「爵士鋼琴」就像是個「偽君子」。

除了這兩種教學方式,還有沒有別的選項給我選?

答案是:沒有,前半年的課,我必須無中生有。

不過我確定的大方向是這樣:

我有我教學上的理想,我希望妳們上我的課,五線譜是會看的,以後想彈《給愛麗絲》是沒問題的。

我也希望和弦還有調性這些東西,妳們概念都是清楚的,想要自彈自唱是做得到的,想要在教會司琴,也是做得到的。

我的理想可以歸納成五個字:

該會的都會。

但是!但是!

天秤上的一端是「我的教學理想」,另外一端是「妳們的學習體驗」,這兩個一樣重要。

妳們能不能持續學習,跟妳們的學習體驗好不好,有最直接的關連。

學習體驗很痛苦,妳們一定會想放棄,所以我們設計的課程,不能只顧到我的教學理想,完全不顧妳們的學習體驗。

我希望這兩者之間可以達到平衡,我的教學理想可以實現,妳們的學習體驗也是很好的。

羽柔學姊,就是我練習在天秤兩端遊走的第一隻白老鼠,天秤往左傾斜的時候,就往右邊一點點,天秤往右傾斜的時候,就拉回來一點點。

這是她的第四堂鋼琴課,我們試試看能不能幫一首簡單的兒歌配上伴奏?

那時候台北的教室就是這麼簡陋。

沒學歷又沒證照,也不知道為什麼,天上真的就這麼掉下來一個讓孟儒老師完全執政的學生。

妳們聽她剛才的影片,一定會發現,她的拍子很趕。

27歲那年的孟儒老師,雖然已經離開音樂補習班,但是在音樂補習班遺留下來的教學習慣,還是很根深蒂固。

看到她這樣,很急著想要把她「教好」,所以我走進裡面的房間準備拿節拍器,要讓她跟節拍器。

當節拍器拿出來的時候,不知道為什麼,我的直覺告訴我,以前一直在做的事情,不等於對的事情。

所以那一天就把節拍器收回去了。

那一天,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,我一直思考著一個問題:

拍子對比較重要,還是讓妳們有一個美好的上課體驗比較重要?

如果無法兼得的話,我會選擇後者,但那時候又非常想要兼得。

「有沒有更好的方法,可以讓妳們拍子穩下來,又可以讓妳們很好玩?」

突然間有個靈感冒出來,我想到辦法了!

隔天,我立刻衝到樂器行,把這兩個月賺的學費全花掉了,買了一台以前教古典鋼琴的時候,非常嗤之以鼻的東西:

電子琴,有了電子琴的自動伴奏功能,就可以穩住拍子,又不會覺得很痛苦了!

妳們看!這就是有了電子琴以後,羽柔上課的樣子,是不是把拍子穩住了,又不會讓妳們覺得很痛苦?

這次的經驗對我而言非常重要,因為我對「教學經驗」有沒有意義,其實是有一個很明確想法的:

沒有任何新的體悟,純粹只是「工作一小時」,那就是一個沒有意義的教學經驗。

可以讓我的觀念或技術有所突破的教學經驗,才是有意義的教學經驗。

而這次的教學經驗帶給我最大的體悟就是:

學鋼琴也許沒辦法一步登天,但我們可以試試看,能不能讓妳們還在平地的階段,也能享受玩音樂的快樂。

所以現在的線上教學的LV1三套課程,就是從教羽柔的時候開始設計,經過好幾個學長姐實驗之後,一直改良的結果。

一開始我們學看五線譜、數拍子的方式,是透過妳們耳熟能詳的兒歌來學,而不是透過「妳們沒聽過」的教材。

透過妳們耳熟能詳的兒歌來打基礎,讓妳們輕鬆度過「前半年」這個以前會讓妳們很痛苦的階段。

而妳們很關心的「手部動作」,一般鋼琴教學方式都是放在「最基礎」,而我是放在妳們學會彈一些簡單的兒歌「之後」。

這個時候再教這些東西,妳們比較不容易放棄,一來是因為聽熟學長姊彈,這些本來「沒聽過」的教材變成「有聽過」了。

二來是因為已經從兒歌學會看五線譜,數拍子之後,這個階段比較有餘力想「手部動作」這個問題了。

所以妳會看到從LV1學上來的學長姐們,她們彈琴的動作很放鬆。

以前在音樂教室,拿來起死回生小朋友的教材《好連得》,就是透過各種不同曲風,來學習各種不同的手部動作。

「手部動作」不是什麼太神奇的東西,但可以讓練習手部動作的教材「很好聽」,那就真的神奇了!

妳們雖然是在練習手部動作,但妳還是會覺得自己是在「玩音樂」。

因為羽柔沒有學長姐的關係,本來羽柔很排斥練《好連得》,因為她覺得自己年紀這麼大才學琴,手指一定不靈活。

加上這套課本她沒聽過,所以她感覺很陌生。

我說:「沒有聽過的課本,不代表不好聽,我們練習看看,真的不喜歡這套教材,我們再來換別套。」

她相信孟儒老師不會拿太枯燥的課本荼毒她,就嘗試學習這套教材,看看自己的手部動作有沒有救?

妳們看!她彈奏的手部動作,跟一般學速成班的成人有沒有很明顯的落差,順便聽聽看,這套教材有沒有讓妳們在「玩音樂」的感覺?

因為孟儒老師每一堂課教的東西,她不只都有聽懂,也都有練起來,所以她對於「自己學得會」這一點,越來越有信心。

有一天她告訴孟儒老師,她想學古典鋼琴。

很好,果然不怕死!

她告訴孟儒老師,她很喜歡古典鋼琴,像是《給愛麗絲》、《少女的祈禱》這些曲子聽起來真的很美。

但在她的印象中,古典鋼琴的學習過程非常痛苦,所以一直不敢說出自己想學古典鋼琴的這個小小願望。

不過她很期待,孟儒老師教古典鋼琴的方式,一定會跟一般老師不一樣。

其實,不要說妳很不喜歡那種「學法」了,孟儒老師也不喜歡那種「教法」。

在音樂補習班那七年,我沒有看過任何一個老師,在那個教學方式下,教出「喜歡古典鋼琴」的學生。

沒有好的範例的可以參考,只能自己摸索,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教學方式,讓古典鋼琴的「學習過程」擺脫很難學、很痛苦、很枯燥、很死板的印象。

我們先從《拜爾》開始試試看!

以前在音樂補習班的時候,小朋友都很討厭《拜爾》,所以羽柔剛拿到拜爾的時候,我一直努力避免沿用以前在音樂補習班那種教法。

不過真正考驗我的事情是,「我知道我不要那樣教,但我不知道我要怎麼教?」

所以還在摸索的階段,因為怕她覺得《拜爾》很枯燥,我想到一個爛方法:

就是一直用電子琴幫她伴奏,試圖讓《拜爾》聽起來比較嗨。

不過很快我就發現,這個方法是錯的。

因為這個彈法,跟妳們期望中古典鋼琴的感覺,有非常強烈的落差。

妳們想學的古典鋼琴,不是一般鋼琴課那種正襟危坐、神經緊繃的感覺。

但也不是像這樣,把古典鋼琴搞得跟夜總會一樣。

妳們想要的,其實是古典鋼琴那種行雲流水、平靜優雅的感覺。

所以後來我在教拜爾的時候,慢慢改變我的教法,每一首曲子,都把重點放在教妳們怎麼彈出那種平靜而優雅的感覺。

慢慢改變教法之後,在學生眼中的《拜爾》,彈法分成兩派:

一派是孟儒老師教的,一派是其他老師教的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一個馬來西亞的大學生妹妹蕙怡。

她也想學鋼琴,但是一想到要彈給老師驗收,就覺得壓力很大。

一看到有線上教學這種東西,立刻到二手社團買了一台電子琴,加入我們的線上教學。

在學《好連得》的階段,她還沒有表現出非常高度的興趣,因為她沒有很喜歡美國人玩音樂的那種狂野。

等學到《拜爾》的時候,她才真正玩上癮,她最愛的就是《拜爾》

有一天她傳這個影片給孟儒老師:

她說了一句讓我印象很深刻的話:「我想像中自己坐在鋼琴前演奏的樣子,就是這樣!」

她開始想像,等她大學畢業賺錢以後,一定要買一台很高級的傳統鋼琴,然後把古典鋼琴學好。

對我而言,這是一次非常有意義的教學經驗,因為我終於掌握到「什麼是妳們真正想學的古典鋼琴」,也掌握到教《拜爾》的時候,怎麼教可以給妳們最快樂的學習體驗了。

妳們不是討厭古典鋼琴,是討厭一般老師教古典鋼琴的方式,只要換個方式教,就可以讓妳們坐在鋼琴前演奏,那個優雅又美麗的樣子,可以得到滿足。

不過除了「演奏質感」之外,在教《拜爾》的時候,還有一個東西,是我很想教的。

以前在音樂補習班,大家都在比誰「進度比較快」。

比誰教得快的結果,就是除了教「怎麼彈」之外,幾乎完全沒有時間解說「左手為什麼這樣寫」?

這種教法就很像在學「英打」,不是在學「英文」。

離開音樂補習班之後,決定好好花時間跟妳們解說,一首曲子的左手為什麼這樣寫?

學會「配伴奏的邏輯」,最大的好處就是,一首歌只要妳會唱,妳就可以自己配左手伴奏,不需要到處求譜、買譜。

那個時候,孟儒老師找了很多簡單又好聽的歌,讓妳們實際練習,看看能不能自己幫一些日常歌曲配伴奏。

這首沒寫左手的海角七號的主題曲《1945》,就是要來驗收妳們能不能自己配上簡單的伴奏:

到了這個時期,孟儒老師才開始對「我可以教好成人初學者」有一點點信心。

回想她剛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,孟儒老師其實是很恐慌的,我完完全全沒有任何把握可以教好她。

開始教她之後的日子,不只改變了我的教學方式,更重要的是,我的人生也因此改變。

因為成人初學者都是因為自己有興趣才會開始學,我在放火燒妳們的同時,我也不斷被妳們的熱血燃燒。

就在某天,我上妳們的課上到嗨翻天的時候,突然之間感覺到熱血沸騰,當初詞曲創作還有上傳演奏影片的熱情都回來了!

「這才是我啊!之前的我到底都在幹嘛!」

在妳們身上,我感受到17歲那年,那個熱血沸騰的自己。

但這個熱血沸騰不見得是好事喔!

因為「工作」跟「興趣」之間的界線如果變得模糊,「投資」跟「敗家」之間的界線也會變得模糊。

在音樂補習班的日子,每次看到有課程資訊,都會審慎評估,學這個「有什麼用?」

「有用」才學,「沒用」就把錢省下來。

但音樂家的熱血沸騰起來,可就不是這麼回事了!

我永遠記得,我人生最衝動消費的一次。

那一天我機車一發動,直衝光華商場,一台蘋果筆電要49800,我到提款機看了一下,這陣子教學生的存款,還有51000。

買!

從提款機領了50張千元大鈔出來之後,銀行帳戶剩下1000多,學生要是請假,孟儒老師我就要再連續吃好幾天火雞肉飯了。

(孟儒老師的不良示範,乖孩子請勿模仿,謹慎理財,才會發大財。)

抱回這台電腦的感覺只有一個字!

爽!


以前在音樂教室幻想當創作歌手的時候,只有手寫的詞曲,沒有聲音檔。

從把這台抱回家的第一天開始,我可以玩的東西就越來越多。

流行鋼琴、自彈自唱、編曲、錄音、混音,所有能玩的,我通通都要玩好玩滿!

羽柔的鋼琴課,也慢慢跟著孟儒老師一起玩翻!

有時候,她來上課了,孟儒老師設備跟軟體研究到一半,那怎麼辦?

一邊上鋼琴課,一邊陪我研究設備跟軟體囉!

這是羽柔的自彈自唱初體驗,也是孟儒老師當錄音師初體驗:

這首歌妳如果有加入我們的線上教學,在我們的系統課程裡面有教這首,也會教妳們怎麼在家錄這種高音質自彈自唱。

到那個時候,我才終於恍然大悟,以前在音樂教室的時候,很難讓小朋友享受「玩音樂」的快樂最根本的原因,還不是教學方式有問題。

最根本的原因,其實是老師們自己也不覺得音樂好玩。

在音樂教室那個環境,普遍都認為像五月天高中時代每天下課之後玩的,都是「沒有用東西」。

只有待在琴房苦練那些可以拿來「考音樂系」、拿來「考證書」的,才是「有用的東西」。

老師自己對於學音樂的經驗是痛苦的,就會把一模一樣的模式複製給學生,就如同原生家庭的複製模式一樣。


等她學到《好連得(三)》的時候,曲子雖然很好聽,但是使用的技巧越來有難度了。

不過,那個時候的孟儒老師,已經領悟一件事:

妳們不是學不會,只是不容易抓到練習的方法,所以在課堂上陪妳們練習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

只要給妳們充足的時間,陪妳一個步驟、一個步驟慢慢練,一定可以練好。

所以那時候教學生,就再也不是傳統鋼琴課那種「老師在課堂上一直講,然後叫妳們回家自己練」的模式。

而是像健身房的教練課這樣,講一點點,就實際帶妳們操作一點點,等妳們練好再繼續往下講,避免妳們回家不知從何練起。

這首欺負老人家的《跳蛙》,我們就是慢慢抓「要跳多遠」,慢慢練到百發百中的:

只是這種方式有個缺點,就是每一首曲子都會花掉妳好幾堂課的學費,妳們的心會很痛,荷包也會很痛。

所以一對一教學,其實是兩種死法讓妳選一種:

第一種死法,就是老師每個「眉角」都講清楚,然後陪妳慢慢練好,但是會讓妳們燒錢燒到死。

另一種死法,是老師每一首歌都「趕快教完」,讓妳們回家根本不知道從何練起。

那個時候,羽柔選擇了第一種死法,寧可慢慢學,確實有聽懂,也不要快速帶過,回家完全不知道怎麼練。

所以其實她花在學鋼琴的錢是真的花蠻兇的。

不過,現在有了線上教學之後,妳們已經不用兩種死法選一種了!

用錄影的方式授課,我有很充分的時間可以解說,不用急著在下一個學生來之前教完。

所以我們的影音課程不是那種「純解說」的課,而是像有點像線上瑜伽課那樣,陪妳們練習一小段。

妳們上起課來的感覺大概是這樣:

越初級的階段,課程結構安排要越有邏輯,隨著程度越來越高,課程的安排自由度會高很多。

到了某個程度的時候,很多妳們「夢想中的曲子」,都是可以輕易完成的。

所以孟儒老師的線上課程有出一系列的「選修課」,可以讓妳們在系統課程完成之後,選自己喜歡的曲子練習。

像這些曲子,妳們在這個程度,都可以輕易完成。

《Proud of you》

《天空之城》

等到下一個學習階段,孟儒老師面臨一個新的難題:

成人有沒有辦法彈「快」?

那一天,我把《拜爾》下冊拿出來,跟她討論接下來的課程規劃。

我說:「本來接下來的進度應該是要學這本,只是⋯⋯」

羽柔:「只是什麼?」

我說:「我覺得老人家彈這種快速音群的曲子,好像有點強人所難,我們找一些慢歌來學就好,妳會比較輕鬆。」

羽柔:「就這本!我哪裡老了你跟我說?」

這個時候的她,跟三年前剛來的時候,整個氣場已經完全變了。

剛要跨出第一步的時候,她覺得45歲很老了,應該已經學不會了。

但這個時候的她,有一種「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曲子,可以難得倒我!」那種自信心。

就算真的被難倒了,她也知道還有很多曲子,是她有辦法彈的。

她拿到《拜爾》下冊之後,千軍萬馬擋在前面,她一路殺到底。

這首《拜爾No.101》是檢定考試的指定曲,以前在音樂教室的時候,教到這一首,小朋友都練得很辛苦!

所以其實我是不太看好她有辦法練好的,先想好她如果真的沒辦法的話,要怎麼去降低她的挫折感。

這是教完之後,我們驗收的成果:

她做到了!

以前在音樂教室的小朋友,如果看到應該會很傻眼,當初她們為了檢定考試,練得死去活來的曲子,為什麼這個阿姨彈起來,好像很輕鬆的樣子?

因為這時候的孟儒老師,跟她們當時認識的孟儒老師,已經不再是同一個人了!

當一首又一首的快速音群挑戰成功的時候,她對於自己的自信心又更強了。

而且她的自信心,不是那種自我催眠:「我一定做得到!我一定做得到!」

她的自信心,是來自於一次又一次「成功的經驗」,也就是「我做到了!」。

真正強大的自信心就是像這樣,建立在「有根據的事實上」,而不是建立在毫無根據的口號。

「已經」做到了之後,妳們對於自己的「做得到」的確定感是很強的。

當妳每一步都確實做到的時候,妳就會明白羽柔那種「有根據的自信心」,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。

等孟儒老師確定,快速音群已經難不倒她的時候,我問她:「想不想要來一首速度快,節奏又難,但是很好聽的經典名曲?」

羽柔很篤定地說:「當然要!」

這首《The Entertainer》速度快,拍子又複雜,很多人想彈,最後投降,但她成功了。

這個影片錄好的時候,我們一起看著這個影片。

我問她:「有沒有完成妳當初設定的目標?」

她想了很久,最後回答我:「沒有!」

我說:「啊?覺得學習成果不滿意嗎?」

她說:「不是,當初還在彈《瑪莉的小羊》的時候,根本沒有設定過這種目標,我完全無法想像我有一天會變這樣!」

她回想起三年前看到孟儒老師的粉絲專頁,忍不住讚嘆自己當時一時衝動!

三年前,如果是一時衝動去歐洲10日遊,少說也要花個60000。

她那時候是上實體課,鐘點費一堂課收600,一個月上四堂,每個月就是2400。

一年12個月,扣掉請假算48堂,一年的學費就是28800,三年的學費就是86400。

所以羽柔其實是投資蠻多在鋼琴上的。

但是把錢拿去歐洲旅遊一趟,就是快樂10天,把錢拿來學鋼琴,快樂三年,以後也一直都會很快樂。

對三年後的妳們而言,現在就是三年前的關鍵時刻。

三年前的今天,如果妳們把錢花在歐洲10日遊,三年後妳們的人生故事,可能就只有歐洲旅遊那10天可以寫。

但如果三年前的今天,妳們做了不一樣的決定,妳們三年後回頭來看,妳會有很多故事可以寫。

而從羽柔開始,整個鋼琴教學的世界都變了。

她讓一大群原本沒有勇氣跨出第一步的學生,勇敢跨出第一步。

羽柔的案例,也讓我原本「成人初學者不可教也」的定論徹底推翻。

羽柔的案例,更讓討厭我的鋼琴老師從原本譏笑我音樂系沒讀畢業,就只能收成人初學者,到後來用力指責我音樂系沒讀畢業,憑什麼收成人初學者。

羽柔的案例,讓我再也沒有遇過要求「客製化鋼琴課」的學生,羽柔以後的學生,通通交給孟儒老師完全執政。

我的教學生涯,從她開始,迎接了一波成人初學者的大白老鼠時代。



上一頁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