購物車 0

適合全家一起上的鋼琴課:

「幸福快樂的人生」是我們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追求的目標,但有時候我們很難分辨,快樂的「品質」好壞。

好的快樂,會讓妳在快樂過後,擁有滿滿的幸福感。

不好的快樂,會讓妳在快樂過後,承受巨大的痛苦。

要來講「自己學鋼琴」和「聽別人彈鋼琴」的快樂有什麼差別之前,我們先來認識大腦裡,兩種完全相反的快樂成份:

腦內啡 vs 多巴胺

腦內啡的快樂,是妳投入一定的體力和腦力「去主動獲得」,才會得到的快樂。

「妳自己彈鋼琴」的快樂,妳必須讓自己「主動參與」,一邊聽課一邊跟著練習,才會得到的快樂。

在練習鋼琴的時候,妳會進入了一種被稱為「心流體驗」的感覺,妳在那個當下會感受到渾然忘我,廢寢忘食的感覺。

心流,是心理學家公認「最高品質的幸福體驗」,在心流體驗的狀態下,妳會經歷「愉悅」和「平靜」綜合起來的快樂。

這個快樂的感受,會維持很長一段時間,當妳在鋼琴前面,不知不覺中過了四個小時,結束之後,妳會感受到一種「充實感」和「自我肯定」。

因為妳會知道這些美好都是「自己努力得來的」,是別人搶不走的,妳會讚嘆自己,今天過了很充實的一天。

多巴胺的快樂,剛好完全相反。

它讓妳感到快樂的方式是「被動刺激」,妳自己什麼都不用做,就可以得到快樂了。

「聽別人彈鋼琴」,只需要按下播放鍵,妳的耳朵被愉悅的聲音刺激了,大腦就會分泌多巴胺,讓妳用最快的速度得到快樂。

多巴胺的快樂,不是一種「心流體驗」,而是一種「快感體驗」,它是純粹透過「外界刺激」而產生的快樂。

多巴胺有一個很致命的特色,就是它非常追求「效率」,它會一直不斷尋找捷徑,來讓妳可以用更短的時間,得到更大、更強的快感刺激。

當多巴胺找到捷徑的時候,原本可以讓妳感到快樂的事,就不再有吸引力了。

例如:吃含糖食物、刷抖音短影片、滑FB一直不段刷新、看YouTube上一些會讓妳忍不住一直看下去的東西。

這個事情得到快樂的速度,比「聽音樂」快更多,所以下次聽音樂的時候,就很難感受到快樂,兩分鐘不到的時間就會忍不住滑手機了。

比這些事情更容易刺激多巴胺的,就是安非他命和海洛因這些毒品,一旦碰了,人生就全毀了。

因為多巴胺產生的快樂,不只維持時間很短,還會在感官刺激中斷的時候,迅速反彈,產生強烈的戒斷症狀。

所以到了後來,多巴胺給妳的,就不是「做了會快樂」,而是「沒做會痛苦」。

抽菸的人到了後來,抽菸已經不會令他們感到快樂,但是不抽菸的時候,他們會感受到非常劇烈的痛苦。

這就是為什麼妳明明知道自己浪費一整天滑手機了,卻一直無法放下手機的原因。

不是因為妳看手機會很快樂,而是妳在關掉手機的瞬間會感到強烈的痛苦。

花了4個小時在FB和iG上,看別人的人生在進步,感受到自己的人生一直沒有進步的時候,關掉手機的剎那,妳會感受到一股非常強烈的空虛感迅速席捲而來,也會感到自我價值感低落的情緒。

因為妳知道那些是「別人的」,不是妳的。

而最可怕的一點是,這個自我價值感低落的情緒,會讓妳的多巴胺越把妳囚禁在這些「捷徑」裡,妳會越來越退縮,越來越不敢採取行動,來建立屬於自己的腦內啡來源。

這就是「自己採取行動,開始學鋼琴」跟「在FB上看別人採取行動,開始學鋼琴」最大的不同。

我們的鋼琴課要做的,就是要把你們從這種惡性循環裡面拉出來,為妳們的大腦,建立一個長期穩定供應的腦內啡來源。

讓妳在未來的每一天,都感受到自己比昨天進步一點點。

讓妳未來的每一天,自我價值感的都比昨天更高一點點。

我們無法控制時間的流逝,但我們可以讓這些流逝的時間,轉換成妳的成就。

一直到跟世界乾杯的那一天,每一天都感受到滿滿的成就感,每天大腦都充滿腦內啡。

但是要學鋼琴並不容易,結婚生了小孩之後的人生,彷彿時間靜止一樣,不管是選擇留在家庭當全職媽媽,或者回到職場當職業婦女,都有一種自己的人生從此動彈不得的感覺,彷彿妳的人生再也不是自己的人生。

想做的事情沒辦法做,不想做的事情卻不得不做,當媽媽最大的痛苦,就是感受到自己的年齡一年一年往上加,自己的人生進度卻完全停擺,一直待在原地踏步,再也沒辦法感受到自己也能有一番成就。

最可怕的是,我們對未來已經不抱任何期待,感覺這輩子就只能這樣了。

但幸運的是,我們可以理解妳們的處境,也可以理解妳們內心渴望人生再度起飛的感覺。

我們希望妳們可以重新掌握人生的自主權,讓自我實現的進度,跟得上生日蠟燭增加的速度,讓青春正在流逝,自己卻原地踏步的痛苦,全部一掃而空。

我們不希望妳們等到80歲,才有機會做自己想做的事,我們希望妳們的人生,現在就開始起飛。

阻礙妳們成長的困難,我們幫妳解決了!

以往想要學鋼琴,只能每個禮拜固定同一個時間,跟老師約一對一上課。

但小孩的狀況不確定性太高,妳們的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,要每個禮拜固定時間上課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

對老師而言,很難每個禮拜固定同一個時間上課的媽媽,會讓自己的工作時間變得不穩定,收入也不穩定。

迫於現實考量,妳們只能成為老師眼中,能不收就不收的族群。

這就是妳們想學鋼琴最大的困難點。

妳們要能夠順利學鋼琴,必須能夠完全自主掌控上課時間,不必配合老師,才不會跟其他事情強碰。

而我們的學習方式,會完全解放妳們的時間自主權,讓妳們可以在真正屬於自己的媽媽時間,坐在電鋼琴前,享受屬於妳的狂歡派對。

一堂完美的鋼琴課,有兩個最重要的部份:

一個是「老師解說示範給妳聽」,一個是「妳們彈給老師聽」。

老師解說示範給妳們聽的部份,是在妳對一首曲子完全陌生的時候,老師一邊解說,一邊帶妳們練習,讓妳們知道一首曲子的學習重點,還有這首曲子到底要從何練起。

我們的上課方式,是把「老師解說示範給妳聽」的部份,預錄成影音課程,讓妳們可以自由安排時間,一邊聽老師的解說,一邊跟著練習。

除了「樂理知識性」的內容之外,針對「動作技術性」的內容,我們有兩台攝影機,一台從上面拍,一台從側面拍,讓妳們更容易掌握動作要領。

實際上課的情況就像這樣,只要有手機或平板就可以上課了:

聽課需要使用的設備>>

跟著影音課程練得差不多之後,「妳們彈給老師聽」的部份,只要練好之後用手機錄起來,上傳到學習社團,老師會針對妳的練習成果,進行一對一個別指導,即時修正妳們的問題。

一對一個別指導的方式,一樣是用錄影的方式回覆妳們,妳們一樣可以自由安排自己有空的時間,觀看老師回應給妳的專屬個別指導,不需要跟老師的時間綁在一起。

媽媽需要的鋼琴課是給自己狂歡時間,不是要拿來變成課業壓力用的。

因此上傳作業是自由選擇參與,沒有強制交作業,更沒有「限期完成」的壓力。

老師幫妳個別指導的影片,大概會像這樣:

上傳作業的重點提示>>


最有價值的投資,就是投資自己:

這是股神巴菲特曾說過的一句話,要判斷一筆投資有沒有價值,一個就是看這筆投資的效益有多大,一個就是看這筆投資的效益可以持續多久。

花五萬元出國旅遊,得到的是美食、景點,這些「大量新奇刺激」帶給妳的短暫快樂,旅遊回家之後,一切打回原形。

把原本要拿來旅遊的錢拿來學鋼琴,妳得到的是長期穩定的腦內啡供應來源,是永遠屬於妳的成就、自信、還有自我價值感。

每天放下手機,坐在鋼琴前面,專心練好一首「作品」的過程中,妳的大腦都在分泌大量的腦內啡。

妳讓大腦慢慢習慣這條神經迴路,妳就會一直擁有源源不絕的腦內啡。

我們所有的投資,最終目的都是為了讓我們可以「享受更棒的生活方式」。

「彈鋼琴」這個享受生活的方式,永遠都屬於妳,別人偷不走,也不會貶值。

只要可以讓妳有進步的日子比完全停擺的日子多,美好的時光比無聊的時光多,成就感比一事無成的感覺多,自我實現的快樂比自己迷惘的痛苦多,這個投資就是值得的。

她是羽柔,在她45歲那年,在孟儒老師還在教一對一的時候,看著孟儒老師的粉絲專頁,讓她感受到許久未曾感受過的熱血沸騰,不小心一時衝動,正式開始上孟儒老師的鋼琴課。

這是一時衝動之後,三年之後的結果,如果三年前沒有那一次的衝動,也就沒有這個成就了:

妳今天的衝動,三年後的妳回想起今天這個瞬間,會讚嘆自己三年前做對決定!

羽柔的鋼琴學習過程全記錄>>


不是讓妳成為音樂家,而是讓妳們成為音樂家庭:

沒有最衝動,只有更衝動,玉雲學姊的學琴故事,衝動爆表指數恐怕不輸羽柔學姊。

有一天她帶著女兒走在路上經過一家樂器行,從玻璃門外看著電鋼琴,她一瞬間心血來潮說:「翊甄!我們今天買一台電鋼琴回家!」

就這樣,連家裡的空間尺寸都沒量,也沒有規劃要找老師學琴,先把琴買回家再說。

她是買回家自己學的,小朋友睡了之後,就是她享受玩音樂的時光,這是她自彈自唱五月天的《擁抱》:

女兒翊甄看著媽媽學鋼琴,不是看到媽媽的努力,而是看到媽媽的熱血。

就這樣,媽媽陪著她一起跟著影音課程,一首歌、一首歌完成,她也跟著媽媽一起交作業給老師改。

除了給自己一個穩定的腦內啡供應來源之外,也讓妳們的孩子,從小習慣腦內啡的快樂,而不是成為習慣大量聲光刺激的電視兒童。

為了鼓勵培養更多音樂家庭,目前小朋友一起交作業不會另外收費。

這是翊甄學到海角七號主題曲《1945》的時候,媽媽陪她一起練習的過程:

後來哥哥看媽媽和妹妹都在玩鋼琴,也想跟著學。

如果家裡三個人同時想學鋼琴,每個月花在鋼琴課的固定支出,恐怕沒幾個家庭承受得了,勢必得有人成為犧牲者。

但我們的學習方式,不會有人成為犧牲者,也不會增加每月固定支出。

因為是預錄好的影音課程,不是全家人一起上團體班,所以妳們可以每個人跑自己的進度。

妳們的學習進度不會被小朋友拖累,小朋友也不會追妳們追得很辛苦。

我們的鋼琴課,沒有要造就孤獨的「音樂家」,我們的鋼琴課,要造全家一起玩音樂的「音樂家庭」。

這些全家一起玩音樂的記憶,她們長大之後,對妳,對她們而言,都是最美好回憶。

玉雲學姊全家共同學習全記錄>>


適合零基礎又不枯燥的系統課程:

假如妳是完全零基礎的新手,想到「要學基礎」,就很容易跟「枯燥乏味」聯想在一起。

最主要的原因,是因為絕大部份的零基礎課程都是「主題式教學」:

第一堂課學習認識樂譜、第二堂課學習認識節拍、第三堂課手指練習。

這種學習方式就好像要妳第一堂課吃生豬肉、第二堂課吃鹽巴、第三堂課喝沙拉油。

所以妳們只能期待,「等學到XX程度以後,就會開始不痛苦了。」

我們的零基礎課程,是「歌曲式教學」,每一堂課都是一首「歌曲」,第一堂課要學的是《瑪莉的小羊》、第二堂課學的是《螞蟻搬物》。

而認識樂譜、節拍練習、手指練習這些東西,是「跟著歌曲一起學」的。

就很像妳吃一道「料理」的時候,就把所有的營養成份一起吃進去了。

「慾望」的本質,是一種對於快樂的期待心理,妳對於接下來要學的東西有美好的期待,就會有「學習慾望」。

一般的鋼琴課,就好像妳在「不知道在畫什麼」的狀態下,照著老師的規定畫,妳大腦裡面沒有出現任何畫面,大腦自然不會分泌多巴胺,來讓妳產生想學的慾望。

我們的鋼琴課,就好像妳知道今天要畫的是「蝴蝶」,當妳心裡知道自己「正在畫一隻蝴蝶」,那個「完成的畫面」就會刺激妳的大腦分泌多巴胺,讓妳享受整個畫畫的過程。

我們的系統課程,就像這樣子,每一堂課都是一首「歌曲」:

更多關於系統課程的內容>>


常見問題Q&A:

Q:為什麼《LV2大包裝》比《LV3大包裝》貴那麼多?

A:我們的訂價邏輯,是根據「錄製進度」慢慢調整價格,每錄好一堂課調整一點點。

《LV3大包裝》目前是妳們一邊上課,我一邊上傳新進度,整套課程尚未全部完工,剛開賣的價格,就是「地板價」。

《LV2大包裝》目前已經全部完工,妳們結帳完之後收到的檔案,是全部已經完成的,這個全部完工的價格,就是「天花板價」。

特別注意的是:

不管妳買在地板價還是天花板價,買到的都是「整套課程」,之後更新課程不會額外收費。

今天就開始,買在最低點,以後再開始,買在最高點。

今日《LV2大包裝》的價格,就是明日《LV3大包裝》的價格。


Q:《LV1大包裝》一開始像《瑪莉的小羊》那些簡單的兒歌,可以自己自學,或者請會彈琴的親友先教我,我從《LV2大包裝》開始學就好嗎?

A:問得好,妳絕對不是第一個這麼問的,也絕對不是第一個這麼做的。

而所有這麼做的人,結果都是一樣的。

從《LV1大包裝》開始學,是在「軌道」上前進,「接下來要學什麼?」這個問題,從來不會讓妳太燒腦。

自學,是在到處都是十字路口的迷宮中前進,每學完一首歌,就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,思考「接下來要學什麼?」

思考這個問題的時間,會耗盡妳原本可以突飛猛進的時間。

這個狀況就像妳叫外送的時候,「思考午餐要吃什麼」所耗損掉的時間,比真正「吃午餐」的時間還長。

初學階段要學的東西,「有整理過」跟「沒整理過」,就跟妳的房間整理前和整理後的差別一樣大。

「整理得好」跟「整理得爛」,就是請職業整理師來妳家整理,跟妳媽突襲妳家幫妳整理的差別。

那些一開始自學的學長姐,最後都買了《LV1大包裝》。

她們一開始跟妳們一樣,不知道那些簡單的兒歌,是在貴哪一國的?

但是上完課之後,妳就會明白,貴的原因不在於兒歌,而是在於那些兒歌,是孟儒老師整理過的。

一個學姊先上網找免費資源來學,從《LV3大包裝》開始買,自學了一陣子,終於再也學不下去了,才決定重新買《LV1大包裝》,這是她的心得:

IMG_2159.jpeg

學姊想要告訴妳們,妳們遲早都要買《LV1大包裝》的,早買、晚買,遲早都要買,越早買越早從自學地獄解脫。


Q:我可以不要從基礎開始,直接學《夢中的婚禮》或《Kiss the rain》嗎?

其實,能讓妳感受到彈琴快樂的曲子,都是好曲子,這兩首的確是寫得非常好聽的曲子。

但如果妳「只想學特定某一首歌」,這樣會很可惜。

宇宙給妳的豐富,其實是遠遠超越妳所求所想的,這世界上好聽的曲子,絕對遠遠超出妳腦海裡知道的那幾首。

執著於某幾首特定的曲子,會把宇宙原本可以給妳的豐富完全阻擋在外,讓妳錯過很多更好聽,彈起來更享受的曲子。

能不能從彈琴的過程中,感受到快樂,重點在於有沒有進入「心流狀態」,而不是「彈哪一首曲子」。

心流狀態是一種「很舒服的辛苦」,系統課程的賣點在於「學習順序安排」,確保每一首曲子的難度,都能讓妳在學習的當下,感覺是「很舒服的辛苦」。

一首曲子再好聽,只要難度不適合妳,妳們就會練得心煩意亂、心浮氣躁、心力交瘁,再加上心灰意冷。

「自由選曲」的快樂是幻想出來的,「循序漸進」的痛苦也是幻想出來的。


Q:在線上學鋼琴,學習品質有辦法跟實體課一樣好嗎?

A:這一題問得好,這是我從線上教學開辦的最一開始,就在努力的目標。

撇除「不用接送」、「時間自由」、「防疫考量」這些妳們早就知道的優點之外,妳們會選擇實體課程還是線上課程,最重要的考量,一定會回歸「教學品質」本身。

這是我們的系統課程裡面其中一首曲子,這個男孩叫義騰,媽媽本來是買回去自己學的,後來義騰也跟著我們的影音課程一起學習,我們先聽他彈的:

有一天我突發奇想:「看一下同一首曲子,看看孟儒老師線上教學的學生,學習品質跟上實體課的學生比起來,有沒有比較差?」

於是我在YouTube上搜尋了這首曲子的曲名:《地下室的蜘蛛》。

搜尋結果遠遠出乎我意料之外!

妳們一搜尋就會發現,原來很多音樂碩士以上學歷,用高級平台鋼琴授課,每堂課鐘點費1200以上的老師,選課本的眼光是跟孟儒老師一樣的,也是選擇使用這套教材。

我們這還只是「上傳作業」給老師改的影片,YouTube上的搜尋結果,有很多「正式上台演出」的成果發表會影片。

要正式上台演出的曲子,都是經過好幾堂課不斷修正,才有辦法上台的。

正所謂沒有比較沒有傷害,「同一首的曲子」,拿我們學生的平均表現,跟YouTube上實體課程的學生比較,我才非常確定一件事:

我們的線上教學,不是已經達到實體課的教學品質,而是已經遠遠超越!

甚至我發現,我自己的線上教學,跟我自己的實體課程比,教學品質也是超越的。

為什麼呢?

有一天,我女兒告訴我:「爸爸!教我彈鋼琴!」

我說:「爸爸把影片錄好,然後陪妳一起看影片學好不好?」

我女兒說:「我要爸爸教我啦!」

我說:「可是爸爸有預感,爸爸教妳會抓狂耶!」

媽媽聽到的時候,馬上說:「我也有預感,爸爸教妳會抓狂,因為媽媽已經體驗過了。」

有一天,我看到她媽媽在練鋼琴,譜架上放著的,就是我錄製的影音課程。

我問她:「我本人親自授課,跟看影音課程有什麼不一樣?」

她說:「你的影音課程不會對我發脾氣,講得也很仔細,叫你教我的話,你只會想辦法用最短的時間打發我。」

我那時候才知道,我的影音課程跟我的實體課程,最大的差別在哪裡?

實體課程因為是以「鐘點」的方式計費,所以家長判斷跟一個老師學琴「划不划算」,常常是以聯絡簿上一堂課教了「幾首」曲子來判斷。

老師們也都知道這個行業的「潛規則」,所以每一首曲子,都會想辦法「用最短的時間教完」。

只有檢定考試和成果發表會要彈的曲子,才會落實「該怎麼教就怎麼教」。

而影音課程因為不是以「鐘點」計費,該分成兩堂課教的,就會分成兩堂課教,該講的細節,全部都會講,所以我自己的影音課程,教學品質會比我自己的實體課好,關鍵就是這個:

每一首曲子,我都是遵守「該怎麼教就怎麼教」這個最高指導原則,沒在怕家長嫌進度慢的。

這就是為什麼,同一首曲子妳看學長姐彈出來的「質感」,都比在YouTube上看到的的影片高很多的原因。

幾乎所有正在外面上實體課的學生,只要加入我們學習社團,看過我們的學習品質之後,都是直接《LV1+2+3》,總價高達台幣38800的超大訂單買下去的。

因為她們知道只要晚一個月加入,就會多付一個月實體課的學費,晚兩個月就會多付兩個月實體課的學費。

而台幣38800,大概只夠她們付「一個孩子」10個月的學費。

晚加入除了會多花實體課的學費之外,我們的課程還會一直變貴,所以當機立斷認賠殺出,把資金轉移到更好的投資標的。


Q:最近好多鋼琴線上教學的廣告跳出來,好多鋼琴線上課程都好便宜,而且每個學生看起來都好厲害,你的課程會不會賣太貴?

A:首先,妳們看到老師展示出來的學生成果,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先抱持著一點合理的懷疑:「這是找本來就很會彈琴的人來拍的假成果,還是真的從完全零基礎開始,在線上學會的學生?

以我自己的學生來說,我把學生分成兩類:

一類是「嫡出」,一類是「庶出」。

嫡出,指的是在完全零基礎的狀態,從《LV1大包裝》開始學,而且只上過我們的課,沒有買過別人的課程,也沒有上過外面的實體課,這就是血統最純正的嫡出。

庶出的學生,是本來就已經很厲害的,在我最嚴格的定義裡面,只要沒有買《LV1大包裝》的學生,通通都是庶出。

妳要怎麼判斷一個學長姐是嫡出還是庶出,有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法:

假如妳們在學習社團裡面,看到某個學長姐彈很好,妳只要在社團搜尋她們的名字,就會看到她們所有上傳過的作業,還有老師每一次幫她們改作業的紀錄。

假如上傳的影片很多,而且有她們最早期上傳《瑪莉的小羊》、《蜜蜂做工》這些在《LV1大包裝》教的東西,這個學長姐就是孟儒老師的嫡出學生。

假如只有上傳過一兩首歌,而且直接就是很難的單曲,前面都不是我教的,這些學長姐就是庶出。

真正可以呈現出我們最真實教學品質的,就是那些血統最純正的嫡出學長姐。

庶出的學長姐,她們學得好不好,跟孟儒老師的教學品質好不好,相關性是比較小的。

一般鋼琴課展示的「學生成果」,都是只有給妳們看到「結果」,沒有給妳們看到「學習過程」。

我們是給妳們加入學習社團,讓妳們看每個學長姐的「完整學習過程」。

有些價格非常便宜的線上課程,廣告展示的影片裡宣稱「八歲、學七堂課,彈《隱形的翅膀》。」

妳如果沒有加入我們的學習社團,就會覺得這個課程「厲害到不可思議的地步」。

但妳如果有加入我們的學習社團,妳就會看到那個妹妹完整的學習紀錄,從四歲開始學上傳第一首《瑪莉的小羊》,還有她小時候對「一拍」和「兩拍」這些概念都還很模糊的時候,老師怎麼畫蘋果去引導她。

所有厲害到不合理的課程,都是拿庶出學生,甚至是乾脆請槍手假裝學生,弄出來的假成果。

所以我才那麼有把握,不管妳們一開始買哪一家便宜的課程,遲早有一天,還是會回來買孟儒老師的課程,完全沒有怕妳嫌貴的。

加入學習社團,觀摩我們的學習實況>>


學員負評:

其他鋼琴線上教學,妳們看到的都是學員好評,甚是會有很像電視廣告的使用者心得見證那樣,用精心剪輯影片的方式,要學員配合拍片,講老師好話的。

但因為我們的課程價位比一般鋼琴線上教學高很多,所以我覺得讓妳們知道,哪些學生會對我們有負評,哪些學生會對我們有好評,對妳而言會是更重要的資訊。

這是孟儒老師發表「嫡出」和「庶出」這個概念之後,收到的一封私訊:

280586556_4765583663571064_7058025007118183619_n.jpg

我在講「嫡出」和「庶出」這個概念的時候,其實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:

就是我沒有考慮到,那些沒有從《LV1大包裝》開始學的學長姐們,看到這個說法的感受。

所以隔天,就收到一位學姊私訊孟儒老師,想要退出我們的線上教學。

我寫了一句話:「我們的學習成果,不允許留下任何污點」,就是讓學姊看了最不開心的字眼,因為她覺得原來在我的眼中,「她」就是污點。

我第一件事,就是先跟這位學姊道歉,因為這的確是我用字遣詞不當,造成她很受傷的感受。

接下來,我跟她解釋,什麼才是污點?

我跟她說:「妳不是從《LV1大包裝》開始學的,我拿妳上傳的作業來當作廣告素材,這個就叫做詐騙。

「污點」指的不是「妳」,指的是我們的「商業誠信」。

我傳了一張對話截圖給她看,那是一個問《LV1+2+3》的女生,我完全沒在認真回答她的問題,就只顧著跟她打情罵俏,還直接問她有沒有興趣一起炒飯?

(孟儒老師:妳們遲早會習慣孟儒老師一整天都在把妹的。)

後來,那個被我約出來炒飯的女生,38800台幣刷下去,正式成為我們嫡出的學生。

她不是沒有看過其他線上教學的廣告,她是已經貨比三家觀望超過一年了。

我告訴那個學姊,老師故意在廣告裡「欺騙妳們」,罪名會遠大於老師「試圖想約妳們出來炒飯」。

所以我指的「我們不允許我們的學習成果,留下任何污點」這句話,指的是「我們不允許學習成果造假」,不是指「我不要妳們」。

我說:「我不是要觀望的人對妳們有異樣的眼光,而是知道這個學姊本來就有學過,不是跟孟儒老師學成這樣的。」

讓觀望的人清楚分辨「嫡出」和「庶出」,就是為了「誠信」兩個字。

我後來在學習社團搜尋她的名字,看她跟學弟妹們互動,我告訴她:「我確定妳是一個好的學姊,不是一個雷的學姊,所以我是希望妳留下的,但如果妳覺的我的文章對妳造成不可逆的傷害,退費的事情會以降低我們雙方損失為主要考量。」

後來她告訴我,她決定留下,因為她可以理解那些雷學姊,對我造成的巨大傷害。

我說:「妳知道跟我吵架過後可以和好的女生,我都會期待和好之後,有一些美好的事發生。」

後來她傳了一個笑臉的圖案給我,順利化解了這次的衝突。

聽完這個學姊的故事,我想跟妳們聊一下,為什麼我對「嫡庶」這個問題這麼執著。

前陣子,我在YouTube聽音樂老師的Podcast的時候,有一集是在討論「神棍音樂老師」。

一開始他們是在討論一個開樂理課程的老師,號稱很多一線大明星都是她的學生,買她的線上課程可以省17萬,還可以抵美國音樂學院的學分,這很明顯就是詐騙。

接下來,他們開始討論那個老師的課綱,程度只「深」到什麼程度,就賣這個價格。

其中一個來賓,也是我很喜歡的鋼琴演奏YouTuber之一,他馬上告訴主持人:「這個教的程度還算深的喔!給你看一個騙更大的!」

接下來他們說的騙更大的,就是講我。

「教怎麼認鍵盤的Sol在哪裡,教怎麼認五線譜,教怎麼彈《瑪莉的小羊》,你看他賣多少?」

接下來他們開始討論,他們都教學生多厲害的東西,然後一堂課只收多少。

主持人跟來賓兩個人,都是台北藝術大學主修鋼琴畢業的碩士。

不知道台北藝術大學的同學們,跟妳們介紹一下,那個是台灣音樂系所的第一學府,只有全國鋼琴程度前十名以內的最頂尖高手,才有機會擠進去。

這些頂尖高手的學習經驗,老師的角色只需要做一件事,就是解決他們「自己沒辦法解決」的問題。

但是我們這些非頂尖學生的學習經驗,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我高中的一個數學老師,他有一次教完「球」的面積怎麼計算之後,跟我們聊了一下我們數學學不好的主因,還有他現在在教學上遇到的困境。

我是從全國統一使用國立編譯館的課本,變成每個學校自由選擇版本的第一屆。

老師跟我們說:「以前我們有辦法確定,哪些東西你們國中有學過,哪些東西沒學過,所以我們這一堂課要端出什麼東西給你們,是非常好掌握的,但現在我們已經沒辦法確定,你們哪些東西有學過,哪些東西沒有學過了。」

他接著說:「你們接下來在學數學,很可能會遇到一個問題,就是國中老師覺得這個東西高中會教,高中老師覺得這個東西你們國中學過,最後就是兩個老師都沒教,慘的就是你們。」

最後他給了一個結論:假如我「不確定」這個東西你們國中有沒有學過,我就假設你們沒學過,我就會教,如果我講的東西,你們國中有學過就當複習,沒學過的話認真聽。

在那個老師任內,很多國中的時候數學不好的同學,都變好了。

那個年紀,我還沒有想過以後的工作也會當老師,不過我就是記得他講過的這句話。

以前還在音樂補習班的時候,我負責的是中高級班的學生。

那個時候,學生「好教」跟「難教」,真的就是天堂跟地獄的差別。

後來我想起那個高中老師曾經講過的這句話之後,我做了一個決定:

面對那些「難教」的學生,停止責怪上一個老師沒有教好,立刻接受「這個東西他們不會」的事實,重新陪他們學會。

這個決定,造就了現在的孟儒老師,也是孟儒老師最大的教學特色之一,妳們不會聽到我在那邊抱怨學生的前一個老師沒有把基礎教好,別人沒有教好,我教好就好了。

離開音樂補習班之後,自己成立一間小工作室,在完全沒有客源的狀況下,我是沒有本錢挑學生的。

妳們大概都看過羽柔的故事,以前都是在腦海裡想像「初學者要怎麼教」,她還是我第一次實際上戰場,教一個完全零基礎的初學者。

教了幾年的初學者之後,我得到一個最重要的領悟:

教完全零基礎的初學者最大的大忌,就是覺得這個東西妳們「本來就應該要會」,所以「不用教」。

剛出生的小孩本來就不會自己上廁所,如果要生小孩,就是要接受她們不會自己上廁所這個事實,就是得學怎麼包尿布。

所以在這個前提之下生出來的《LV1大包裝》,就是妳們看到的那樣,所有該講的細節,一個都不放過。

怎麼找琴鍵的Sol,你們才能秒判,不用買琴鍵貼紙?

閱讀五線譜,眼睛應該要怎麼看,才可以一目瞭然,不會眼花撩亂。

不只講解,課程裡面還花很多時間當「教練」,陪妳們練音感、陪妳們練習數拍子、陪妳們一個步驟、一個步驟把整首曲子學會。

那些宣稱從完全零基礎開始,學了10幾堂課就可以一步登天的課程,賣個幾千元的課程,基本上就是假設妳是建中北一女的學生,90%的東西通通不用教,妳們自己就會了。

這就是為什麼,幾乎所有買了其他零基礎的課程,上完之後都買我們的《LV1大包裝》的最主要原因,也是我這麼有把握,妳們不管花了多少個幾千元買了那些課程,最後都還是會回來買我們課程的主因。

完全零基礎從《LV1大包裝》開始學的嫡出學生,在我心目中佔據這麼重要地位的原因,就是這個。

而私訊我的這位同學,她提到「雷學姊對我造成的重傷害」,指的就是這個。

線上教學成立五年來,我只有一次震怒指數,高到我一次裁掉10幾個學生的。

很多庶出的學生,本來就是一群好朋友到處買課程的,她們沒有買我的《LV1大包裝》,所以她們來來去去,對我而言沒有什麼重大影響。

讓我極度震怒的一次,是「庶出帶走嫡出」,而且讓我嫡出的學生,變成別人的教學成果展示。

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那個妹妹。

那個妹妹一開始交作業的時候只有四歲,是連「一拍」跟「兩拍」的概念都很模糊,問老師那個左手右手要怎麼對。

改作業的時候,是要畫蘋果,一步一步引導她,她才有辦法兩隻手合起來的。

後來有一群本來就到處買來買去的庶出學生,帶她去買另一家線上教學課程。

買別人的課程還不足以讓我達到震怒的等級。

真正讓我達到震怒等級的,是另外一家線上課程,投放的廣告是那個妹妹彈《隱形的翅膀》,螢幕上出現幾個字:「零基礎、八歲、第七堂課」。

那個時候還沒有鋐錩老師這位剪秋姑姑,所以作業都是本宮親自改的,本宮震怒指數妳們可想而知!

大膽放肆!尿布是本宮包的,奶是本宮親餵的,竟敢宣稱小孩是妳養大的,沒有包過尿布,出生七天就會自己上廁所!

我當下立刻祭出制裁,不再提供那個妹妹改作業服務,也不再賣她《LV3大包裝》,直接踢出學習社團,直接列為永久拒絕往來戶。

很多學長姊替那個小女孩求情,表示孩子是無辜的,真正可惡的是故意用假成果誤導妳們的同業。

我說,孩子是無辜的,不代表本宮必須承受這種對待。

那一次,我做出非常大動作的清理門戶,把所有來亂的庶出學生,全部一起裁掉。

嫡出的學生如果不滿我的處理方式,覺得自己翅膀已經長硬,要跟著那一群庶出的一起走,我也不留。

那一群庶出的都走了之後,我的品牌經營大方向就確定了:

「把嫡出留給自己,把庶出留給別人。」

在「顧客經營」這門學問裡面,有一個專有名詞叫「顧客終身價值」,意思是是妳開發的這個顧客,是「長期回頭客」,還是「只買一次」的遊客?

庶出的學生,有兩個主要的特色:

一個是每個人的需求都不一樣,我必須生出一大堆單曲教學,來滿足每個學生的「願望」。

一個是每個人的總消費金額都很低,因為她們就只會買一兩首她們喜歡的曲子。

拿我嫡出的學生出來當成果展示的同業,我完全不怕她的主因,是因為她又要教幼稚園,又要教大學,大學的每個學生又都不同科系。

我們只專心把完全零基礎開始的嫡出學生照顧好。

假如妳是已經很有基礎,90%該會的東西都會,只需要老師「江湖一點訣」,而且本來就喜歡到處東買西買的話,那些很便宜的線上教學,應該就已經足夠滿足妳們的需求了。

假如妳是完全零基礎,五線譜不會看、拍子不會數,鍵盤不會認的話,妳可以評估一下,跟建中北一女的學生一起上課的感覺有多痛苦?

妳會發現妳遲早要買我們的課程,直接一開始就買我們的,會省下很多個幾千元。

再決定大開殺戒把卡刷下去之前,先加入學習社團,看一下每個學長姐的完整學習過程,同時也把我們免費試上的課程都試上過,也把其他的課程都試上過再刷下去,貨比三家不吃虧。

加入學習社團,觀摩我們的學習實況>>